开洋

出版时间:2011-7   出版时间: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谭元亨   页数:450   字数:329000  
封面图片

开洋
内容概要

清初中期,雍正五年解除了南洋禁航令,从此恢复了与西方的贸易,而十三行正是在这种开放的格局中得以兴盛。十三行总商谭康泰联合其他行商积极开拓对外贸易,但在险恶的环境下处处受到约束:外商的敲诈,官商的勾结,官员的贪墨,行商间的争斗拆台……《开洋——国门十三行》演绎出商界、官场、人生命运的跌宕起伏,朝云覆雨的精彩故事。
《开洋——国门十三行》由谭元亨所著。
作者简介

谭元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华南理工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广东文化学会客家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会长。著有文论、长篇小说、儿童文学、影视、译著等数百万字。
书籍目录

礁语
第一章 白头浪
第二章 被逼良为娼的海盗
第三章 女“黑奴”
第四章 上谕:南洋开禁
石语
第五章 番银加一征收
第六章 能员酷吏
第七章 缓兵之计
第八章 威风长过命
第九章 夷人闯进总督府
第十章 暗度陈仓
第十一章 被套住的行商
第十二章 狱中难友
第十三章 十年王谢半为僧
寺语
第十四章 大餐与豪园
第十五章 醉饮中秋明月光
第十六章 老虫借猪
第十七章 钦定的龙图像
第十八章 波诡云谲
第十九章 珊瑚树
潭语
第二十章 可怕的漩涡
第二十一章 敢告夷状的行商
第二十二章 进裂的碎瓷
第二十三章 退财消灾
第二十四章 赈灾款
第二十五章 誓证
塔语
第二十六章 琶洲行
第二十七章 祸起萧墙
第二十八章 “三进宫”
第二十九章 人有病,天知否
第三十章 不跪的钦犯
浦语
第三十一章 以骨为薪
第三十二章 雷霆出击
第三十三章 生命之火
第三十四章 极品
第三十五章 恶税终结
余绪
后记
章节摘录

  第一章
白头浪
雍正初年,寒露时分。
  一条双桅的海舶,在南海上行驶……平日,台风都在八九月问才会纠合着,一个接一个地打来,所以这个时间一过,抢着下一趟南洋还来得及。
只要赶上海流,顺风顺水,很快便可以到达巴达维亚,做成一单生意回来,而后,便可以等候来自西洋的番舶了。
  已经驶过了一半的航程了。
是日,只觉得天气闷热难受,海风无影无踪,船似钉在海面上,一动也不动——其实,海流依旧,船仍在航行,只是借不到风力了。
茫茫的大海,蓝幽幽的,在白炽的阳光下升腾着热汽,把天空变得恍恍惚惚,分不清白云还是帆影,甚至分不清哪是蓝天哪是大海,水手们躺在帆影下喘息着,只有舵工仍以双倍的警醒,把握住海船的方向。
  突然,爬在桅尖上的一位水手惊叫了起来,不好,东边……白头浪来了!
所有水手都一激灵,鲤鱼打挺,站在了甲板上。
  说时迟,那时快,白头浪排山倒海扑过来了,连天上的乌云,也是被它裹挟而来,顷刻之间,已席卷过了这艘双桅船。
  大海一失它那幽蓝的诡谲的宁静,狂怒了起来,恰似一口烧得漆黑的大锅,倒扣了过来,阳光、自云,刹那间不知了去向。
天与海,在黑色的混沌中绞合在了一起,只听到呼啸的浪声。
  双桅船一忽儿沉下了深不可测的浪谷,一忽儿又被举上了高不可攀的浪尖,就这么颠几下,全船的龙骨都“吱呀呀”
地要散裂开了。
加上大风乱来,船一下子侧翻过去,几乎整个要颠覆了。
  一个沙哑沉实的声音响了起来:“泰叔,沉住气,顶硬上!”
声音是从船后方传来的,老舵工在喊。
  老舵工是执意追随船主泰叔一同下南洋的。
他称他“泰叔”,其实却比泰叔还要年长二十多岁,不过,广东人视“叔”
为一种尊重、亲昵的称呼,并无严苛的辈分区分。
老舵工其实在泰叔家算得上是“三朝元老”了,不仅看着泰叔长大,而且,在四十年前,当时的两广总督吴兴祚,在平定台湾后,向康熙
“奏通商舶,立十三行”,“诸番商贾,粤东赖以丰庶”之际,他便在泰叔家的船上司舵了。
单身一人,无牵无挂,这也是舵工的习俗,不愿岸上有拖累。
虽然后来又有“南洋禁航令”,但外国商船还是可以来的,早在明代中叶形成的、专门经营洋务的十三行,也就又红红火火了起来。
以至“誓不事清”,剃度为僧的明代大学者屈大均,也情不自禁地写出了“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
番鬼佬们每次来广州,都载满了各色银元,用来购买丝绸、陶瓷与茶叶。
  此番冒险犯禁下南洋,老舵工自告奋勇,要来主舵,泰叔怎么劝也没用,老马识途,见惯了风浪,也好提携一下年轻人。
  船主在大叫:“转桅……落帆……”
双帆在落下之际,竞因桅杆打断,缠结在了一起……
船主急了,断然道:“砍桅,砍桅……”
这是逼不得已的最后决断了。
桅杆没了,船就完了,不沉。
也走不了。
  老舵手在大叫:“东家,砍不得呀!”
“不砍,我们都完了!”一道闪电,掠过船主惨白却依然刚毅的脸。
  船主见水手提着斧头,还在犹豫,扶着船舷,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一把夺过水手的斧头:让我来!
他使劲全身力气,一斧一斧砍了下去。
  用不了几斧头,桅杆便让飓风折断。
飓风一下子抓住了缠在一起的白帆,甩到了半空之中,刹那间便无影无踪了。
但几乎侧翻的船体则恢复了平衡,船躲过了倾覆的险关,却躲不过举天的狂澜。
它依旧一下子被托上了天,一下子被扔到深渊。
龙骨的裂响,分外骇人。
  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船主抱住只留不到一人高的断桅,大声喊道:“人都在么?”
过了好一阵,才有人回答:都在。
  老舵手声音似乎有点艰涩:“稳住……撑住……把稳舵……飓风很快就要过去,咬紧牙关,顶硬上!”
只是在惊涛骇浪中,在狂风暴雨里,人都不能把持住自己,况且一条船呢!船东的吼叫,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事实上一点作用也不曾有。
船依然像只蛋壳,在浪头上抛来抛去,随时都会碎裂,万劫不复,一个巨浪扑来,它被深埋下海水,又一个巨浪上来,它被往上托举,几近悬空。
仿佛有一只残忍的魔掌,把它当作玩物在戏弄,不玩个尽兴决不罢休。
  飓风在呼号,巨浪在呼号。
  隐约还能听到船主的叫声:
“稳住……撑住……把住舵……顶硬上!”
只是在这呼喊声中,人们才下意识地抓住或抱住身边任意一件牢靠的物品,不让狂风与巨浪把自己卷走。
  ……
编辑推荐

  明、清二朝反复的开海与禁海中,广州“一口通商”,以十三行商馆为中心的贸易口岸,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中地位凸显。十三行的中国商人,他们一面是皇朝特许的垄断商人,可获高额利润,人称其为“富可敌国”的官商;另一面,他们又深受封建专制与国外黑暗势力压迫,在夹缝中求生存,是备受歧视的民商;他们受到严苛的限制,还得承担巨额的苛捐杂税,并且要承担一切经济活动与涉外贸易的风险,以及赔偿其他同行破产给当局与外商带来的损失。他们的双重身份,决定了他们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的悲剧角色。谭元亨所著的《开洋:国门十三行》即是演绎这些商人在商界、官场,以及人生命运的跌宕起伏。
评论、阅读与下载

开洋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