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研究会小说选

出版时间:2011-10   出版时间: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李葆琰 编   页数:641   字数:529000  
封面图片

文学研究会小说选
前言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新文学社团曾经起到重要作用。文学思潮的涌现、文学流派的形成、文学论争的进行、文学创作及理论批评的开展,几乎都是通过文学社团的活动实现的。现代文学社团的数量之多,影响之大,不仅在中国文学史上前所未有,在世界文学史上亦属罕见。茅盾在三十年代所作《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导言》里列举的一九二一——二五年间各地出现的文学社团就有一百余种,他并且说这个统计很不完全:实际数目“也许还要多上一倍”。近年来有人收集到六百多个现代文学社团的名单,也还不能说已经包罗无遗了。  “五四”运动,作为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取得了无比辉煌的成就。两千多年来长期禁锢着中国人民精神的封建思想道德,受到猛烈的冲击,中国人民的思想水平一下跃进了几百年——跨越了欧洲人从中世纪到二十世纪的历史行程,进入了新时代。“五四”运动作为一个历史事件,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中国开始了现代历史新时期。但是,“五四”并未触动社会的基本结构,中国仍然被反动军阀统治着,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在日益加剧。
内容概要

李葆琰(1939~
),祖籍辽宁新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鲁迅与五四文化以及中国现当代诗歌研究。著有《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史》
(合作)等。 文学研究会是五四时期出现的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文学社团之一。
它由郑振铎、沈雁冰、叶圣陶、王统照等人发起,坚持“为人生的艺术”
的文学主张,反对“将文艺当作高兴时的游戏或失意时的消遣”,注重文学创作和介绍外国文学,尤其俄国和东欧文学。主办刊物有《小说月报》《文学周报》等,编辑出版《文学研究会创作丛书》《小说月报丛刊》等。《文学研究会小说选》精选了该流派二十多位作家的代表性小说数十篇。李葆琰编选的这本《文学研究会小说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最新出版。
作者简介

李葆琰(1939~
),祖籍辽宁新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鲁迅与五四文化以及中国现当代诗歌研究。著有《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史》(合作)等。
书籍目录

前言
叶圣陶
“这也是一个人?”
苦菜

潘先生在难中

冰心
斯人独憔悴
超人
六一姊

许地山
商人妇
缀网劳蛛--
在费总理的客厅里
王统照
雪后
湖畔儿语
生与死的一行列
沉船
庐隐
一封信
两个小学生
或人的悲哀
潘漠华
乡心
冷泉岩
王思玷
偏枯
几封用S.署名的信
孙假工
家风
徐玉诺
一只破鞋
祖父的故事
朱自清
笑的历史
李渺世
伤痕
买死的
赵景深
红肿的手
栀子花球
许杰
醉人的湖风
赌徒吉顺
改嫁
鲁彦
菊英的出嫁
黄金
小小的心
王以仁
流浪
还乡
李劫人
编辑室的风波
王任叔
疲惫者
郑振铎
书之幸运
五老爹
黎烈文
觉悟者之末路
舟中
夏丐尊
怯弱者
罗黑芷
二男
乳娘
蹇先艾
水葬
在贵州道上
许志行
师弟
李健吾
私情
末一个女人
燕志俊
守夜人
彭家煌
怂恿

茅盾
创造
喜剧
徐雉
嫌疑
卖淫妇

章节摘录

  我站在他们的旁边看着。
我推想他们游早湖的清兴:轻轻的情话,伴着熹微的晨光,在身边荡漾;一叶轻盈的划子,简直是从天而降的仙槎。
我只是忘形的欣羡。
及到那西装少年说出他的肚皮已经饿穿时,我才想到自己的肚皮也是饿得要死的;我重新转眼看到船内的小台子上,那不是许多已经吃残的上等糕饼的纸包么?啊!他们的肚皮,那里会饿得穿呢?腰里又有钱,又有异性朋友;只有我哟,我是没有吃早饭才出来的,现在还不知到那里可以吃中饭,身边又没有半文钱,又是一个零落者;啊!只有我哟!才该肚皮饿穿呢?  --啊!什么都是穷人的我,简直应该求乞!爱情,我连求乞的施主都没有了,谁能施舍我以爱情呢?我只能眼看着,嫉妒厌恨着人家享受华丽而丰满的爱情了。
名誉,啊!求乞名誉,我也适合的,我没有资格可以求乞名誉,我没有摇尾乞怜的本领可以向人家折腰。
饿肚,啊!金钱。
那倒可以求乞了,他们看我这样一个外貌求乞,就是看我的大衫和草帽的面上,也应该给我一餐饭吃。
啊!我应该过去向他们讨一餐饭吃吃。
  --啊!太太老爷,你们该施舍施舍罢!啊!……  我想到此地,忽然听那人说到法政学校去。
呀!法政学校去,我也有我的同乡朋友,幼年时的同学在法政学校的,应该假装着去看他,一面就可安心的坐下等他的中饭吃了。
唔!这是最妙的办法了,我应该速去呀!  我的两脚如受了符命似的,机械般的移动起来。
我不知朝何方向进行,我只觉得应该穿过那些红男绿女们所傲游的热闹的街上,再走上冷僻的小巷,才可以到我讨饭吃的地方,我摩肩接踵的已经从人马丛丛中挤了过来,已经走入了冷僻的小巷;只是我所要到的地方,究竟是找他不到。
我不知我所走的又在什么地方,我问路上的人法政学校在那里,他们都说得不明不白。
转了一个小巷,又转过一条横街,我推想我从前走过的路程的方向,应该是在那方,我就是凭着直觉,锐意的向那方进行,我想也应该走到。
这样大的杭州城里,难道也要来为难我?中国第一大埠的上海,我也逍遥自在的闲游了,何况杭州呢?我应该向这方向走去,一定是不差的。
  路上忽然矗立着一块某某医院的招牌;啊!我反而走得远了!我难道错了方向吗?……某某医院,我不是有一位同乡在里面学看护的吗?既然到此,我不妨顺便进去看看;一面还可以探听到法政学校的路径。
  我在医院的门口观望了一回;不知找寻一位看护,要到那里问讯。
许多病人都缠着白布,裹着棉花,面上现出十二分颓丧的颜色,手里拿着一枝挂号的竹签,坐在那边等医生的诊治。
我观望了多时,我才瞥见立在那边窗下的那人,就是我的同乡;他现在的面色虽然胖了许多,但是还可以想像着从前的情形。
我向他招呼了几下,他才认识得是我。
他把我领到他的住室。
第一句就问我有没有生病,怎的脸色是这样难看的?  ……

评论、阅读与下载



文学研究会小说选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反映文研会的成就
  •     书在库房屯了很久吧 三个大黑手印子 不是新书 确定完毕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