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宝

出版时间:2005-1   出版时间: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高玉宝   页数:157   字数:125000  
封面图片

高玉宝
内容概要

新中国成立至一九六六年,是我国长篇小说创作出版的一个高潮期。十余年间,有大批作品问世,其中数十部影响广泛,极一时之盛。这些作品坚持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和原则,以满腔热忱和质朴的表现方法,讴歌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及社会主义建设等不同历史时期我国人民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和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代表了那一时期我国长篇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们以特有的魅力,影响了几代读者,经历了时间的淘洗,流传至今。为了较完整的展现当代长篇小说发展的源流和那一时期的长篇小说创作面貌,我们特编辑出版“中国当代长篇小说藏本”丛书。 一、从书以我社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长篇小说选拔本”和九十年代出版的“红色经典”系列作品为基础,尽可能地集纳更多的优秀作品。 二、丛书作品出版时间,大致在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五年之间,个别多卷本作品的出版过程较长,超出了这一时段。 三、由于多种原因,一些作品曾有多种修订本,此次出版,选其较优版本,并参照其他版本进行校勘。
作者简介

高玉宝,1927年生于辽宁瓦房店。8岁上小学一个月,9岁当童工,15岁当劳工,17岁学木匠,1947年参加解入军,196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历任文艺干事,师职创作员,辽宁省民间文学协会理事,深阳军区创作室名誉主任,全国关心下一代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高玉宝》《高玉宝》(续集),报告文学《家乡处处换新颜》等。
《高玉宝》,1955年4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初版。
书籍目录

我是怎样学习文化和学习写作的(代序)第一章
鬼子兵来了第二章
孙家屯的哭场第三章
两副棺材第四章
过年第五章
我要读书第六章
上工第七章
放猪第八章
学校门前的风波第九章
半夜鸡叫第十章
长工们的团结第十一章
在连一月第十二章
在窑厂里第十三章
母亲的死
章节摘录

  请读片段  复县城东大山上,农民正忙着春耕,山岔口跑来了一群男女。
大家忙去问:“跑什么?  出了什么事情?”来人说:“可不好啦!快跑吧!日本鬼子到大石桥那边打胡子(土匪),  没有打到一个,从这里回瓦房店。
这一路上,杀人放火,无所不为,我们那里人被抓去了很  多,快跑吧!”春耕的人,看着慌乱的逃难人群,大家吓得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办  法。
    这时,太平村的村公所里出来两个人,一个拖着“文明棍”,一个光着个秃脑袋。
两个  人走到大伙跟前,看见逃难的人们过去了,那个拖文明棍的一斜楞三角眼,那个秃脑袋的老  家伙咧了咧三瓣嘴,两个就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两人几乎同时说道:“好了,好了,皇军  一来,这就好了。
”农民们一见那拖文明棍的是阎王保长周长安,后面那个光头是王红眼,  吓得都赶快躲开了。
    阎王保长周长安,家住在黄家店,是个伪保长。
以前大家都叫他三角眼,因为他愣不讲  理,把三角眼一瞪,象个吊死鬼一样,南北屯子人,没有不怕他的。
他家是个大财主,又是  本村最有名的大恶霸。
他父亲周春富更厉害,外人都叫他老周扒皮。
这老周扒皮,不知道他  玩的什么鬼把戏,他每年都雇五六个伙计,每年,伙计都干不到秋天就累跑了。
等到秋后,  伙计去要工粮时,老周扒皮一点也不给。
他说:“活没给我作完,哪能给粮?哪有那样的好  事!你们到皇军那里去告我吧,我在家等着你们。
”伙计们怕他父子二人,不敢去告,一年  的活儿就白干了。
周家父子就这样压迫人。
日本鬼子来后,周长安当上伪保长,就更厉害  了。
    王红眼本名叫王洪业,是个牲口贩子,又是个大财迷鬼。
因他见钱眼就红,大家就叫他  “王红眼”。
他为了多赚钱,不管怎样好的牛马,都往屠场送,好牛马也不知叫他送屠场死  了多少。
大家都恨他,又给他送个外号,叫做“送命鬼”。
后来王红眼到孙家屯落了户,就  和阎王保长周长安在一起。
“九·一八”东北被日本鬼子占领后,他也发了财,买了一百多  亩好地,他不再贩卖牛马了,也不种地,把地租给佃户种,蹲在家里和老婆姑娘三个人坐着  吃。
还常和保长在一起吃喝玩乐,不知搞些什么鬼。
    这天,两个人正在高兴地说些什么,保长的儿子提着书包,带着一条大黑狗跑来。
这小  子头很大,带个碰盖小帽子,穿得很阔气。
他跑到阎王保长跟前,把一封信往他老子面前一  扔,说:“给你信!在家哪儿也没找到你,你在这里。
”阎王保长连忙把信拾起来,问道:  “什么信?”淘气把大脑袋一扭说:“你不知道自己看?你没长眼睛?”扭头就走。
阎王保  长忙问:“上哪儿去?”淘气回头把挎在肩上的书包一拍,说:“上学去呀!”带着大黑狗  走了。
王红眼忙问:“保长,保长,快看,是你兄弟来的信呀!”保长把信看了,哈哈大笑  地说:“我说这回剿胡子,皇军里一定是我家老二带路嘛,你还不信呢。
你看,这不是他来  的信?”王红眼见真是周长泰来信了,高兴得把手一拍,摸摸秃脑袋,说:“噢……,真是  他呀!快讲讲,信里都说些什么?”保长笑着说:“他说皇军剿匪胜利回瓦房店,明天要从  咱们这里路过,叫咱们这个村要好好筹备欢迎一下。
”“哈哈哈哈!”王红眼笑着说。
“那  是当然啦。
”保长说:“王东家,你是孙家屯的屯长,我是太平村的保长,这一回,你可不  能给我丢人。
咱们这个山沟里,还没来过皇军的队伍,要好好筹办一下才行。
特别是你们屯  子那些穷棒子们,连日本国旗都没做上,欢迎皇军,没有旗可不行。
今天你就要叫没有旗的  家快做上。
明天一家要去一个人,拿着旗去欢迎。
咱们第一保,由我带着到村上集合,一起  去,你也要去。
你先去通知做旗,回头马上到我家去,商量一下办酒席的事。
连皇军的士兵  都得筹备慰劳。
你别光打哈哈:弄得好,你我都有好处;弄得不好,你可得当心点!我回去  报告村长去。
”孙家屯是个三四十户人家的穷屯子,除了王红眼一家有钱外,大半是王红眼  的穷佃户。
东头第二家穷户,姓高,主人叫高学田,住着三间破房子,种了九亩地,喂了一  头猪,再没有养活牲口;地,只有六亩,还能打点粮,另外三亩地,紧靠着河边上,三年五  年不收成一回。
高家每年收点粮食,拿税都不够,一家七口,吃上顿没有下顿。
又赶上七十  多岁的老人闹病,头几天病很重,白木棺材也准备下了,闹得一家人真愁死了。
现在老人的  病比前几天好了一些,躺在炕上正咳嗽。
从外屋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又黄又瘦,端  一碗药汤,走到老人跟前说:“爹,起来吃药吧。
”老人端上药碗正要喝,从外面跑进来一  个五六岁的男孩子,说:“妈妈,我饿啦,我要吃饭!我要吃!”说着,就伸手去要他爷爷  的药碗。
高大嫂忙一把把孩子拉过来,抱在怀里,哄着说:“玉才,你爷爷是吃药呀!你爹  抬粮去了(借高利贷),待会儿妈多做点,叫你吃一顿饱饭……”    忽然听外面有人喊:“家家户户听着!保长的命令,没有日本国旗的户,快做日本国  旗!明天早上,一家去一个人,拿着旗,有我和保长带着去欢迎日本皇军。
谁要不听命令,  就把谁送给皇军办罪!”高大嫂听王红眼喊叫做日本国旗,心里吃惊,没有吱声。
老人在炕  上正吃药,忙放下碗问:“屯长喊什么?”高大嫂说:“保长叫做日本国旗!明天要来日本  兵!……天啊,拿什么做呀?”老人一听这话,气得说:“管他什么军哩,没有就不做。
”  “不做能行吗?屯长才说的,谁不听保长的命令,就把谁送给皇军问罪。
”愁得她放下玉  才,走到外屋,一边唠唠叨叨地骂着保长,一边急忙在炕头上那些破布烂片中找布。
哪有什  么成块的布!正发愁时,院里进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问道:“妈,你找什么?”高大  嫂一看,见女儿玉容拿着一筐苦菜来了,就说:“唉,孩子,屯长叫做日本国旗,你没听见  吗?拿什么做呀?”她想了一下,又说:“玉容,咱那白面袋子哪去了?把它找出来做一个  吧!”玉容才要去找,她又说:“玉容,玉宝怎么还没回来?”玉容说:“他在山上放猪,  猪还没吃饱呢。
”“唉呀,他一个人在山上放猪,狼太多呀,快去看看吧!”“妈,不要  紧,东院于志成哥、后街周永学和咱屯子的孩子们都在山上。
二叔也在那里给他东家种地,  怕什么。
”说完,从菜筐里拿出二十多个烧熟的喜鹊蛋,说:“妈,玉宝和志成哥在山上又  烧喜鹊蛋吃啦。
我还吃了几个。
这些是玉宝叫我带回来的。
”玉才在里屋听说哥哥叫姐姐带  回了喜鹊蛋,高兴得一跳一蹦地跑出来,从姐姐手里抢了两个,跑到小街上玩去了。
玉宝妈  看见喜鹊蛋,可不高兴,忙问:“谁上树摸的,是不是玉宝?”玉容点点头说:“是。
”  “玉容,到山上去,你可要看着他,可不能叫他上树啊;那样高的大树,有多危险呀!”停  一下,又说:“你把面袋子找出来去洗洗。
我到东院老于家你大婶那里借点红色去。
”    东山上有一帮拾草和放猪的孩子在一起唱戏玩耍。
这些穷孩子,天天都在一起。
白天一  起上山拾草,拾完草,他们就化装唱戏;晚上又一起跑到后街找周德春叔叔给他们讲“呼延  庆打擂台”的故事。
其中有一个孩子,左衣兜里装满了小石头蛋,右衣兜里装个打鸟的弹  弓,一跑起来,兜里的小石头蛋就“哗啦哗啦”直响。
这天,他用黑泥化黑了脸,怀里抱个  放猪的棍子,装故事里的“呼延庆”。
于志成比他大一点,装“孟强”,周永学就装“焦  玉”,三个孩子拿上树条子当刀枪,表演故事里的“打擂台”。
他们玩得正高兴呢,远远那  一帮种地的人里,有个二十七八岁的汉子,身子长得很结实,站在地里,忽然高声喊道:  “玉宝!天晌午啦!快赶猪回家吧!我们收工啦!”那个装“呼延庆”的孩子听叔叔喊他,  也高声答应道:“知道了!”忙和小朋友们跑到河里洗了脸,各自分手,玉宝就跟着叔叔一  道回家去。
    玉宝圈上猪,跑进屋去,见妈妈正剪面袋子,姐姐从里屋端出一碗红色来。
玉宝忙问:  “妈妈,你做什么?”“做日本国旗呀。
日本兵明天要到咱们屯子来……”玉宝一听这话,  小黑眼珠都给气红了,没等妈说完,他就抢着说:“妈妈,咱们不做日本国旗。
他是鬼子,  咱们为什么去欢迎他?你忘了叔叔去年给他东家赶车到瓦房店去,叫日本鬼子把叔叔胳膊打  断了吗?”“孩子,轻点说呀!东院志成他爹,才从大石桥跑回来,说那里人被鬼子兵杀了  很多啊!”玉宝说:“咱们死也不去欢迎他。
不做!”说着,跑过去把面袋子抢下来,红色  也碰撒了半碗。
玉宝妈生气了,上去照着玉宝后背打了一巴掌,说:“唉!我的天老爷呀,  你轻声说不行吗?西院王红眼在家里,要是叫他听见,告诉保长,就坏啦!古人说:人随王  法草随风,叫你做旗,你敢不做吗?东北都叫鬼子占了,咱一个穷人家有什么办法?屯长说  了,明天每家要去一个人,保长带着去欢迎日本军,谁不去也不行。
你爹出去抬粮,今天怕  回不来;你姐姐胆子小,我叫她下午到你姥娘家去躲一下。
明天只有你去……”“妈妈,我  可不去,我不能去欢迎鬼子。
”“唉!孩子,不要闹了,你不去,保长明天来找,怎么  办?”玉宝忙说:“我有办法:明天早晨我不起来,保长、屯长来找我,你就说我病了。
”  “他要叫你去呢?”“妈妈,你没听我爷爷说过?当官的还不差病人呢。
保长来时,我就躺  在炕上叫唤,他就不能叫我去了。
”他妈无法,只得依了他。
    全村的人,中午回家吃饭时间,听说日本鬼子兵明天要来,又听于殿奎回来说,日本鬼  子杀人放火抢东西,大家都吓得不得了。
下午,连活都没有心做了,全村的人都在忙着埋东  西。
村里三十多岁以下、十五六岁以上的姑娘、媳妇,早就到远处亲戚家躲着去了。
孙家屯  的女人不多了,可是,玉宝爹在外面没有回来,爷爷又有病起不来床,还抱着两个孩子,玉  宝妈只得把玉容先打发到她姥娘家去,叫高学德也到外面去躲躲,等鬼子走了再回来。
她自  己就在家里等男人回来。
    第二天早晨,保长把全保人都带到孙家屯。
王红眼早就把屯里人集合在大街上。
两下人  站在一起,保长问王红眼:“你们屯里都到齐了吗?”王红眼说:“都来了,就是高学田家  没有来。
”阎王保长周长安把三角眼一瞪,说:“怎么?高学田家中那样多的人,一个也不  来,他敢反抗我的命令?现在皇军来了,不去欢迎可不行。
”王红眼说:“方才我到他家去  哩,高学田出去抬粮没回来,高学德给南屯作月工去了,他姑娘到他姥娘家替他爷爷拿  药……”保长抢着说:“玉宝呢?”“他也病了。
”“怎么,他病啦?昨天我还见他放猪,  今天就病啦?不会的,我去看看。
那小家伙可会装熊啦。
”说完,提着文明棍就到玉宝家去  了。
一进屋,就听见玉宝在“唉哟,唉哟”地叫唤。
周保长一看,玉宝还躺在炕上疼得直滚  呢,象是真病了。
又见老头子也躺在炕上直哼哼,周保长忙叫玉宝:“起来!你什么病不能  去?”玉宝没有吱声,他妈给他盖盖被子,说:“他冻着了,昨天晚上闹了一宿呢。
”  “哼!你们这些穷棒子就是病多。
他不能去,你去吧!”“保长,你看,老人有病,孩子有  病,他爹和他叔叔都没在家,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这怎么能去呀?”“邻居都进屋来给  玉宝妈讲情。
保长瞪了瞪三角眼,把文明棍在地下一戳,说:“好,看大家的面子,这回饶  了你们,下回再这样,可不行。
”走到门口,又回头说:“有病?小心点,皇军要住这里的  房子。
他见屋里有病人,就要活埋。
”    玉宝妈把保长和邻居们送出去,忙跑回来说:“孩子,你快起来去吧;躺在家里,看日  本军来了惹大祸呀!”“妈,我也没有病啊!玉才,你出去看看,保长走没走?”玉宝又对  妈说:“怕他干什么?保长走了,我就去放猪。
”玉才出去看了看,跑回来说:“保长走  了。
”玉宝听说他走了,一翻身爬起来,从屋后跑出去,爬上房一看,见保长带着一群人,  拿着日本国旗,排着队走了。
那些人低着头,都不高兴的样子。
玉宝心想:“他妈的,在家  做什么不好?去欢迎鬼子!不如上山去放猪。
”忙下房子,吃了点苦菜,拿着棒子就放猪去  了。
编辑推荐

  作者感于自己和穷人在旧社会受的苦难,萌发了把革命战士为解放全中国人民英勇作战、流血牺牲的事迹,死难同胞的悲惨遭遇,写成书给后人看的想法。让被解放的受苦人和后来人,永远不忘流血牺牲的同志,不忘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穷人、杀害革命同志的罪行。正是在这种心态下,长篇小说《高玉宝》适时而生。
图书标签Tags

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学,当代文学,现当代文学,现代文学,传记,中国
评论、阅读与下载

高玉宝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以前读过《高玉宝》。之所以再次选购该著作,一是想重温革命经典,二是我很看好本书朴实、大方、考究的装帧,很适合收藏。
  •     记得我小时候没有多少课外书,就整天抱着哥哥的那本已经破损的高玉宝,读了一遍又一遍总也读不烦,所以也想让孩子看看,就买了,但书有点薄,没有我当时看的厚
  •     给岳父买的,要温故知新,看着挺满意。可惜的是没有一整套的。
  •     小时候没看权,这回要好好看看
  •     真的该好好读读.
  •     学过周扒皮的故事,名叫半夜鸡叫,原来就是高玉宝写的呀,听说还是河南滴人捏
  •     DOUY
  •     听过说这本书,不知道内容怎样,买来读读
  •     帮朋友买的收,画风很有中国特色
  •     地不地道咱说不来,书里并没有教对字迹如何具体分析
  •     很可惜的历史学家,以前看过连载的
  •     好就好在这一种折腾的感觉^-^,任志强的书值得一读
  •     有点像流水账,写的不错
  •     确如一位学者评论的,很艰辛啊
  •     内容很好的,古龙已逝
  •     是研究五代十国的好资料。正史的有益补充。推荐购买!,通过这本书找到了好工作
  •     这本书是民国重要人物张学良对他所在的那个时代的回忆,当当的价格最实惠!
  •     还没看这本书,书很精美!
  •     太空人,超划算~·希望当当多做点活动
  •     前2章还不错,要看书太多。
  •     而且图片很丰富。能为学生在作业中带来一些灵感。,好可怜啊
  •     内容和真实考试有差距,深度了解历史
  •     用梦话一般的语句讽刺很多,诗人的散文
  •     “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旧的。里面的内容也没让人失望。
  •      才能念念不忘?,莫言的生死疲劳蛮好看的
  •     一个人大笑!,这是很不错的一本博文集!让我重新认识了很多
  •     这是我买的第二本,萌就一个字
  •     好看又热血,建议买这个版本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