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幕(上中下卷)

出版时间:1998-7   出版时间: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周大新   页数:1241  
封面图片

第二十幕(上中下卷)
内容概要

  这是作者用近十年时间构思写出的一部长篇小说。  小说呈现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在二十世纪这个舞台上的精彩演出场面,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在导演和表演升降沉浮人生际遇方面的高超本领。  小说通过对一个小城百年间世相的描摹,也把中华民族在二十世纪留下的脚印凸现出来,为后人回视自己的来路提供了方便。  尚家的兴旺得益于一个上门女婿。  尚家的血脉在二十一代上可能出了点毛病,只收获一个瘦骨伶仃的儿子。老人们把传宗接代的希望全寄托在这个挖几窝红薯就要大口喘气的儿子身上,便给他娶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媳妇。媳妇一进门,爹娘就用各种话语暗示他要在夜间努力,争取广种多收使得尚家孙子成群。儿子自然明白肩负的重任,尽全力苦耕苦做,常常把一张小脸弄得煞白煞白,不想送子娘娘偏不帮忙,到最后也只是送他一个闺女。眼见得儿子儿媳都过了四十岁而孙子还踪影不见,当爹的就含了泪叹,看来老天是要让咱尚家绝户呀!叹罢又慌慌地去找阴阳先生,那阴阳先生绕着尚宅正走三圈倒走三圈又掐算了许久,方摇摇头叹息着说:尚族血脉中阳气走失,恐要另有一股气来填才行。听得糊里糊涂的老人更加绝望。儿子见老爹伤心,自然也有些难受,就把气全撒给媳妇,动不动就用瘦脚去踹媳妇的屁股,边踹边骂:你个偷懒耍滑的女人!那媳妇没能为尚家生出儿子,自知理亏,不敢回嘴,只暗自吞泪,男人把她踹急的时候,她就放了哭声说:你就是打死我也没有用呀,我下边已经不来红啦,还是赶紧给咱女儿找个上门女婿,让她来传你们尚家的香火吧!一句话提醒了尚家父子,那当爹的这才又记起阴阳先生的话,才明白了那话的含义,于是赶紧开始了寻找上门女婿的行动。所幸这女儿长得还颇周正俊俏,尚家一说出要找上门女婿的话,立刻就有穷人家委派媒人登门,小木匠赵田景就是在这种背景里走进了尚家那低矮的门楼和厚厚的族史册页的。
作者简介

周大新,一九五二年生 河南邓州人。一九七九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三百多万字。其中短篇小说《汉家女》、《小诊所》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一些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朝文。
书籍目录

第二十幕:上册
出版说明
《第二十幕》主要人物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第二十幕:中册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第二十幕:下册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章节摘录

书摘  我得上去看看容容怎么样了!他努力坐起了身子,让小昌盛递给他一碗水喝了下去,尔后开始在油灯光中用目光寻找可以帮他上梯的东西,他知道自己要上去这个梯子并不容易。
他最后看定了一截绳子,他把那绳子攥到手里,嘱咐了小昌盛在洞里等他之后,开始向梯子挪去。
他抓住梯子咬牙站起了身,迅速地用绳子把自己的腰和窄木梯松松地绑在一起,他每向上走一步,把那绳套也同时向上挪一级,这样,每当他要向下倒时,绳子就拦住了他。
他就这样停停爬爬,爬爬停停,终于到了洞口。
他用力推开遮蔽洞口的木板,开始看到了明净的夜空,看到了无数晶亮的星星。
他深吸了一口冰凉的夜气,咬牙爬了出去。
来到了洞外,他听到的枪声更响更密,他有些惊疑:日本人不是已经占了全城吗,怎么城中又会有如此密集的枪声?莫不是我们的军队又打过来了?他无暇多想,只以最快的速度向前院爬去,边爬边低低地呼唤:“容容!昌盛他妈!”  没有应声。
  一个不祥的预感从心中划过:被打死了?被抓走了?他打个哆嗦,他不让自己顺这个思路想下去,就像他一直不让自己去想儿子的生死一样。
  从自己的卧房门口爬过时,他注意到外间的地面已被深深刨过,他趴在门槛上,就着蒙蒙的星光向里间看去。
里间的地面只刨了一小部分,大地洞的洞口还未被触动,保住了!那所有的机器全保住了!容容,这是你的功劳,你的功劳呵!  刚刚爬进前院,他就看见了那块怪石前被翻起的一堆新土,他知道这个洞被挖开了,知道绸缎被拿走了。
拿走吧,狗日的们,拿回去用那些绸缎做裹尸布吧!  他在那堆土前停止了爬动。
容容看来是被抓走了,抓走了。
他把脸紧紧贴在那些冰凉的土上,久久没动。
当他重又抬起脸,用目光扫过地洞四周被拆毁的那些装绸缎的木箱和被砸毁的当初未试制成功的新织机部件时,他在一个破木箱后边看见了一个雪白的东西,那是什么?他眨了眨眼重又看去,一个人!多像一个仰躺着的人!他身子打了个激灵,急忙向前爬去,在离那雪白的人形还有几步的时候,像一个炸雷突然把他击昏,他的头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哦!是容容!是赤身裸体的容容!她叉开两腿仰躺在那儿,达志连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噢!噢!达志疯了似的用拳头向地上捶去。
  地面在达志的捶击下只传来了微弱的回音,达志咬着牙努力坐起身,脱下了自己的棉袄和一件褂子,抖颤着手挪过去给容容把身子盖住。
孩子,爹来了!达志的手在触到容容的胳膊后才又一怔:她的身子还是热的,她还没死!他急忙扶起容容,就着远处燃烧着的房屋上的火光,他看见容容的脖子上满是掐痕和勒痕。
他不敢再耽误,急忙抱起她向就近的灶屋挪去。
当他抱起她时他才注意到,她的身下铺了一匹蓝色的缎子,她的双腿间流出的血已把那蓝缎染红且粘结在了腿上。
达志闭了眼用蓝缎把儿媳裹了,拼了力一下一下地挪到了灶屋里。
在把她轻放在灶前的柴草上后,先掐了她的人中穴呼喊了一阵,待她缓过气来微微地呻吟了一下,才又急忙去点火烧水。
  喂了几口热水后,容容方叹息似的出了一口长气,随即慢慢睁开了眼,意识显然还没有完全回到她的脑里,她的双眸呆滞地看着公公。
  大滴的眼泪从尚达志的脸上淌落,他只说了一声:“你先躺着,我去东院叫你妈来。
”便又急忙向外爬去。
他不知该和儿媳再说什么话,他猜想此刻可以安慰容容的也许只有她的妈妈。
他爬得很快,他知道当初立世为岳父岳母挖的那个地洞的洞口,他只想到去叫容容的妈妈,根本不知道在他爬进卓家院子那会儿,这边躺在灶口前的容容已抖颤着手去灶口里抓了一些尚未燃尽的柴禾,点着了自己身下的柴草。
火苗呼一下蹿起裹住了她的身子并飞快地向房顶爬去。
爹、妈、公公、小昌盛,我最好不要再见你们……立世……等等我……  当达志从地洞里喊出容容的爹妈时,尚家院中灶屋里的火已经蹿过了房脊。
达志扭头看见这边灶屋上的火光,只愣了一霎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扭头嘶喊了一声:“容容——”便像没受伤的人那样跳起往回跑,可他只跑了两步就仆倒了下去,但他紧接着再次跃起跑了几步,跟着又仆倒下去。
他就用这种跑法,到底又跑回到了自家院中。
但是晚了,一切都晚了,草顶木柱的灶屋早已成了熊熊的一团火。
“容容——”他痛彻肺腑地叫了一声要向火团扑去,但被卓远抱住了。
  “你还我女儿!还我的女儿!尚达志——”随后跑来的雅娴疯了似的向达志扑过来,张开两手没命地向达志脸上抓去。
达志没躲也没闪,只是闭了眼,听任那双手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头上抓着撕着。
卓远这当儿早已松开达志,他没哭也没喊,只是呆然地站在那儿,双眼瞪着火团。
渐渐地,他的目光开始抬高越过火团,望定渺远的什么地方,而且头微微侧着,仿佛在倾听着从远处传来的女儿那惯常的笑声。
  容容妈终于耗尽了力气,停止了对达志的抓撕仆倒在地放声大哭。
浑身是血的达志默坐在地上,先是傻了似的瞪住那噼叭作响的大火,随后直盯住竖立在前院的那块石头,石头上的
形图案在火光映照下变得十分清晰。
我明白了,你是在告诉我,世上的任何东西都可能被撕成碎片,那一个一个的方格不是碎片的模样么?我们尚吉利的厂房被撕碎了,我们的家被撕碎了,我们发展祖业的希望被撕碎了,全成了碎片,全碎了……  宝蓝色的高远永恒的夜空,仍如往常那样无动于衷声色不变地俯视着下界,俯视着枪声盈耳的南阳城。
它见得显然已经够多,对这一切丝毫也没有表示出惊异,只依旧让自己的星星们眨动眼睛,像过去一样向人间表示着自己的嘲弄……  尚达志听到院门被敲响时黄昏已近结束,夜暗正从四面八方向城中汇聚,一大群乌鸦嘎嘎叫着从现出疏星的头顶掠过,仿佛在向尚未南走的人们分发着一份恐惧。
  从听到第一声门响开始,达志的两个小腿肚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哆嗦:我这次盼来和等来的会是什么?是福还是依旧为祸?  城中的喧哗和纷乱是半后晌开始停止的。
达志判断那是南逃和南走的军队和市民已经走完的征兆。
但他一直没敢开门去察看,这年头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还是先躲在自家院里牢靠。
他让立世、尤芽和昌盛藏进地洞,自己一个人留在院里倾听外边的动静。
  外边的街道一开始静得有些怕人,没有任何一点人声和猫叫鸡啼狗吠,甚至连风也停止了游动,使人怀疑整条街都已经死去。
后来,也就是黄昏来临的前夕,达志的耳朵捕捉到了一点脚步声,他猜想那肯定是些蹑脚而行的人;再后来,传来了整齐的有力的成队人的脚步响,达志猜测,这该是共产党的军队开进来了。
又过了一阵,他便听到了敲门声。
  敲门声像是颇有礼貌,敲敲停停。
达志犹豫着没去开时,敲门者仿佛也没有生气,并没有砸门或是高声叫骂,依旧是停停敲敲。
这种敲门的文雅样子多少消除了达志的疑虑,他便大着胆子上前抽掉门闩拉开了那两扇吱吱哑哑的木门。
反正这门早晚要开,我倒要看看我盼来的是一些什么人!  他想面对他的应该是一些枪口,因为敲他院门的是军人,但门打开后听到的却是很客气的招呼:“尚叔,你好!”  他在一霎的愣怔之后分辨出这声音有些耳熟,但黑暗妨碍他看清来人的面孔,他只看到一群模糊的男人身影。
  “我是承银,蔡承银!”  “哦,承银,是你?!”达志有些意外的高兴。
  “这是我们的蔡副师长,也是新任的南阳副市长!”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对达志解释。
  那股绑缚住身心的紧张之感被达志訇然一声挣断:呃,原来是承银,是承银当了市长!“快,快请进屋坐!立世,快出地洞来见你承银哥哥!”达志的声音里溢满了欢喜。
一个我认识的人当了市长,这于我尚吉利今后的发展……  “尚叔叔,不进屋了,我们就站在这儿说几句话。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啥,你说!”  “我想请你尽快地把你的工厂生产恢复起来,让织机响起来,让人们尤其是让我们的敌人看到,南阳城在我们手里已经活起来了!以便把人们的心稳定住!”  “当然……行!”达志因为惊喜声音都打颤了,天呵,我还没提开工的事,他倒提了!“只是,我的流动资金被上回的法币贬值糟蹋光了,我没钱去买原料,我只有想法先卖两台织机——”  “流动资金我们可以先借给你!老汪——”蔡承银立刻扭头朝身后喊,一个提皮包的中年男子应声来到了承银身边。
“先借给尚老板五十万元,待他运转开以后再还我们!”那人应一声后,哧一声拉开皮包,在一把手电的照射下,当即把五厚沓崭新的钞票一沓一沓拿出放到了尚达志手上并开始交待:“这是我们刚刚发行的中州钞票,在河南全境流通!我是才被任命的南阳市的银行行长,这个提包就是银行的金库!这是我贷出的第一笔现款,你在这儿按一个手印!你只管放心用这笔钱,因为支持你开工带有示范性和政治性;我将不要你的利息,三个月后你如数还我就行!……  直到蔡承银一行走了之后,达志还呆呆怔怔地站立在门口。
天呵,天下会有这等好事,主动地不要利息把钱借给你让你去开工生产!这不是做梦?!列祖列宗,你们的后代到底等来了好世道,我们尚吉利的兴旺有指望了,我们祖业的发达有指望了!我们很可能要织出“霸王绸”了  ……
媒体关注与评论

书评这是作者用近十年时间构思写出的一部长篇小说。  小说呈现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在二十世纪这个舞台上的精彩演出场面,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在导演和表演升降沉浮人生际遇方面的高超本领。  小说通过对一个小城百年间世相的描摹,也把中华民族在二十世纪留下的脚印凸现出来,为后人回视自己的来路提供了方便。
编辑推荐

《第二十幕(上中下)》是作者用近十年时间构思写出的一部长篇小说。
图书标签Tags

小说,周大新,中国文学,现当代文学,经典,待查,当代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第二十幕(上中下卷)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真的好看。史诗式的小说我都喜欢,还有:茶人三部曲、平凡的世界等,都是好书。我喜欢看长篇的。
  •     很好不错,经常在亚马逊买东西,以后还会来的。
  •     故事性强,连贯性强,较之现在的好多流行小说深度要强很多!
  •     写得是我们家乡的故事.很喜欢.最近他的湖光山色获奖了.更支持他了.他的中篇《银饰》不错.《湖光山色》快快进货吧。
  •     此书烂的简直令人发指!看了一本半,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剧情就像小学生写流水账,人物性格刻画完全没有,言辞粗劣,动不动就来个奶子不奶子的,某些地方对某党的讴歌赞扬不比郭沫若差。茶人三部曲跟此书的背景可以说是完全一样,可茶人三部曲却完爆此书,在茶人三部曲里面,各种关于茶的诗词典故信手拈来,毫无生硬感,人物性格饱满。实在想买这书看的,你可以先下载电子书看下,保证你看完... 阅读更多
  •     这本书版本不错啊,比另一个版本也便宜了20块。质量也很好。
  •     我本来准备努力看完的,但最后还是觉得自己的时间更宝贵。通常把钱花在买书上我是不心疼的,但这次不知为什么就鬼迷心窍的买了这一本。句句对白都透着假,每个情节都可以预料到,让你感觉是在看一出蹩脚的戏剧。这些东西在真实的生活中是不会发生的!一个字 - 假!
  •     1900-1999,100年的中国史,一个丝绸世家几番兴衰. 为这个家族对理想的追逐和付出而敬佩,为狭隘思想导致的悲剧结局而唏嘘...
  •     我觉得人生需要学习的更多,它让我想起美好的童年。
  •     同事说很好,看大家的书
  •     值得一看的书!,还没有来及看《小团圆》但是相信是张爱玲一贯温暖中见凌厉的文字
  •     不过觉得不好。。。。可能过几天再补。大家。。情人节快乐!!!!!,身先死
  •     一次买了11本书,更喜欢只有边城的书
  •     不解释!,很好嘛
  •     老师推荐了,因属于人物研究资料一类的
  •     惟楚有才。北妹知道灵肉分离。真是有内涵,饮恨。因而……
  •     喜欢导读系列的书,一页连着一页。
  •     排版有点密,很感动。现在买来收藏的。。。
  •     心灵受到很深感触,不多见的好书
  •     这是一本感人肺腑的好书,五星五星
  •     梁老的书,学校老师要求买的
  •     那个年代虽然离我很遥远,刚刚拿到书
  •     看完什么也说不出,不过很期待
  •     外甥对此评价不错,等待下一册
  •     王小波的三部曲,价格也便宜。
  •     买给自己的,对鲁迅研究的历史与现状能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
  •     张爱玲的中短篇小说还是不错的,快递给力!
  •     但细小的平实生活也很让人感动,小孩认为不错的。
 

免费文库网 @ 2017